欢迎访问欧洲杯预选赛赛程学校!
  • “你是千万扶贫干部一分子,是我们家的全部,也是贫困村脱贫致富的希望!”
  • 发布人:本站   发布时间:2020-01-05   阅读:次   字体:[ ]
  • “唔唔……”下午3点40分,油墩街镇莲西村委会第一书记傅韬正在镇里参加脱贫攻坚工作推进会,突然手机震动了起来,他一看是父亲打来的,按掉,继续开会。“唔唔……”手机又响了起来。一般情况下,按掉电话父亲就应该知道他在忙不会再接着打来,今天是怎么了?


    无奈之下,傅韬走出会场接听了电话。“爸,有什么重要的事吗?没什么事我就挂了,我这边还在忙呢!”“等,等一下。儿子,你能请假回来一趟吗?你妈身体有点不舒服。”傅韬心里还惦记着正在开的脱贫会,“妈怎么了?没什么大问题你先带妈去医院看看,我这边扶贫工作还有很多要忙。”父亲那边支吾了一会,傅韬边往会场走,边准备挂电话,想着待会忙完了再给父亲回电话。“韬,你妈在县里医院检查,医生说她应该是低分化胃癌中晚期。”胃癌,这两个字让傅韬脑袋嗡了一下,良久没说话,缓了一会才开口说:“爸,你等我把这边安排下就赶回去。”


    傅韬心急如焚,想立刻飞奔回家照顾母亲,可手头上还有很多扶贫工作……傅韬努力稳定住自己的情绪,将手头上要完成的工作一一安排给扶贫驻村工作队其他成员,再三叮嘱各类事项后才踏上回家的路途,此时距他上次归家已经快一个月了。


    早在中秋节时母亲就一直说胃不舒服,因为要赶着回村工作,傅韬就没放心上,只让父亲带着母亲去药店抓点药吃就匆匆走了。对此,傅韬一直很自责,他说:“父母一直很理解我的工作,不是身体特别不舒服都不会说。我亏欠他们太多太多了。”


    “有没有后悔来鄱阳扶贫呢?”“没有!”面对记者的疑问,傅韬毫不犹豫地回答。2018年8月,市里选任全市18个优秀扶贫干部来鄱阳增援扶贫工作,江西医专教务处教材科科长傅韬是其中1位。彼时他刚圆满完成横峰县某村脱贫工作。“说实话,文件刚下来时有点接受不了,我是家中的独子,父母年纪大了真的需要有人在身边照看。”傅韬为此烦闷了几天。“后来想着哪个扶贫岗位的党员干部不辛苦?哪个扶贫干部不是带着对家人的亏欠坚守岗位?作为人民公仆,广大贫困人民群众不也是自己的亲人吗?”傅韬是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自从来到莲西村,他就把这里的贫困户当自己的家人,竭尽所能地帮助他们脱贫致富。



    “傅书记,吃饭没?来家里吃饭不?”傅韬带着记者在村里走访时,村民都亲切地和他打招呼。傅韬告诉记者,去年刚进村的时候他的“待遇”可没这么好。因为不会说当地方言,村民对这个操着一口外地口音的书记有些隔阂。“当时觉得他就是城里细皮嫩肉的小伙子,哪能带着我们这里的人脱贫致富。”该村贫困户王贵香打趣地说道。王贵香患有癫痫症,还有两个女儿要抚养,家庭比较困难。“第一次走访贫困户时,我就注意到了王贵香家庭,得知她需要长期吃药我立即询问她有没有办慢性病证。因为有在横峰扶贫的经验,所以对慢性病政策比较熟悉。”由于当时这项工作在全县还未全面展开,办理慢性病证程序比较繁琐,傅韬开车从油墩街到县城来回跑了五、六次才把王贵香的慢性病证办好。“有了慢性病证,我每个月可以节省1000多元的药费。傅书记还给我老公安排了公益性岗位,现在生活是越来越好了。”王贵香乐呵呵地说道。


    “傅书记你们来啦,等我倒水给你们喝哈。”一走进贫困户段秋娇家中,傅韬就受到热情接待。“傅书记,你们有帮我问下我儿子在医院睡得暖不暖吗?有厚被子、厚衣服吗?”“有的有的,那边什么都有,吃住都照顾得很好,你别担心。”原来段秋娇的丈夫与儿子都患有间歇性精神病,儿子前段时间因发病被送去县城的精神病医院,前几天县医院通知病情严重需要转院。因为段秋娇还要在家照顾养病的丈夫,傅韬和扶贫工作队便全程安排好转院,并亲自开车送到南昌医院。


    恰巧女婿程胜祖从谢家滩过来看望段秋娇,他说:“现在丈母娘一家搬进了政府帮忙建的房子里,丈人吃药不要钱,小舅子也安排好了,各项政策该享受的都享受到了,减轻了很多负担,我老婆在家也能放心了。


    “傅书记,这个桥什么时候修啊?”离开段秋娇家,记者跟随傅韬来到该村甲二王家村组,发现不少村民看到傅韬都会问类似的话。原来,村民口中的桥位于村口,是甲二王家村组、青山村组前往莲西小学与镇里初中学校的必经之路。原本是个石板桥,被洪水多次冲刷后桥不复存在,村民只能搬来几块大石块勉强通过。


    “现在是枯水期还能踩着石块过河,涨水时最深可以没过我的腰!”村民买双龙就住在河旁边的第一栋房子,她的孙女王美琴在镇里上学,每天晚上九点下自习回家。因为担心孙女晚上过桥危险,她和老伴每晚都要相互扶着过河去接孙女放学。“大姨,你放心!桥的问题马上就要解决了,前几天设计院已经来勘测了,不久之后就会动工。”傅韬告诉记者,此前因为缺乏资金,修建桥的问题存在多年未解决。“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我和村两委一起四处跑,协调市县各有关单位,终于立了项。孩子们有了安全上学路,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算落下了。”傅韬告诉记者,过桥后的一段泥泞路也将被修成水泥路,以后不单是孩子上学方便,也会惠及村里农业生产运输。


    采访过程中,傅韬多次表示扶贫干部都不容易,自己只是做了份内之事。“为扶贫事业奉献光和热的时候,每天工作熬夜、为贫困户奔波的时候一点也不会觉得累、觉得苦,但看着父母日渐苍老的面容、孤单的背影,每月带着母亲去上海化疗听到她痛苦的呻吟时还是会心生愧疚。”傅韬和父母合照,这是第一次带母亲去上海化疗,骗母亲说是胃溃疡。

    (傅韬和父母合照,这是第一次带母亲去上海化疗。)

    ?

        “他只是中国千千万万扶贫干部中的一分子,却是我们这个小家的全部,但也是贫困村脱贫致富的希望啊!”记者与傅韬母亲连线,母亲的话让傅韬红了眼眶。

地址: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志敏大道399号 版权所有:江西医学高等专科学校
赣ICP备13007878号

赣公网安备 36110202000242号

欧洲杯预选赛赛程学校 版权所有?2005 - 2016